您所在的位置:春辉新闻 >  综合   戏剧齐鲁|汉德克《自我控诉》读剧笔记:感受一场语言的狂欢
戏剧齐鲁|汉德克《自我控诉》读剧笔记:感受一场语言的狂欢
   2019-11-01 17:35:52    来源:春辉新闻

我现在可以说话了。我可以保持沉默。我学会了单词。我成了这个句子的宾语。我说了我的名字。我漫无目的地走着。我带着清晰的目标走着。我活在时间里。我把世界变成了我自己的。我违反了语言规则。我玩过这个游戏。我没有认真对待这场比赛。我对这个游戏太认真了。我在玩生活。我在玩我自己。我假装绝望。我玩弄文字。我无意期待它。我没有考虑未来。我活在瞬间。我想是的。......

舞台上没有人。没有角色,没有故事,没有行动,没有戏剧冲突,没有幕布,表演结束时也没有幕布。只有一名男性读者和一名女性读者使用麦克风和扬声器来协同阅读。

当我读的时候,我问,这是一出戏吗?同时,想象一下,在剧院里,观众挤满了观众,舞台空无一人,表演一两个小时,观众能得到什么满足感,他们能忍受吗?

这是奥地利作家彼得·汉德克戏剧《自责》的效果。他想要的是颠覆传统戏剧,被传统戏剧视为主要矛盾的“反戏剧”。《自责》是其“反戏剧”和“戏剧”三部曲之一。另外两个部分分别是著名的“骂观众”和“卡斯帕”。卡斯帕常被比作1969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贝克特的代表作《等待戈多》。

2019年10月10日,彼得·汉德克(peter handke)以“通过具有语言原创性和影响力的作品探索人类经验的延伸和特征”为由获得2019年诺贝尔文学奖。这个原因中的“语言”一词值得特别关注,这表明汉德克对语言的探索得到了诺贝尔文学奖评审团的高度认可。文学是语言的艺术,探索语言是文学永恒的使命。从语言开始,作者最终回到语言。可以说,瑞典学院给作家们又一次重要的提醒。

2004年,瑞典学院将今年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另一位奥地利作家耶利内克命名为“批判语言的奥地利作家悠久传统的继承人”。杰利内克称汉德克是德国文学的“活经典”,她比自己更有资格获得诺贝尔文学奖。汉德克自然是“批判语言的奥地利作家悠久传统的继承人”。事实上,汉德克通过语言揭示了“存在”的问题。我们谈谈。我们沉默了。我们操纵语言。我们也受到语言的操纵。语言是我们生活的依偎,是我们无法摆脱的监狱。Handke的态度是“充满爱的讽刺”。

在《自责》中,语言成为主角,句子就是行动。一个短句太短了,只有主语、谓语和宾语、名词和动词。人类、个人和个人形成的最早的句子,以及每个人最先学会的句子,都是如此简单和原始的表达。短小、有力且有节奏。在“自责”中,每一句都有“我”,以“我”为焦点,“我”也是探照灯,探索周围的世界,所以会有一种“置身其中”的紧张感和“跳出身体”的超然感。这样的句子和语言游戏自然会批评和冒犯越来越复杂的句子,这些句子有所谓的主语、谓语、宾语、补语和由名词、动词、形容词和副词组成的定形。但是就像听卡拉ok一样,你会无意识地跟随并加入合唱团。剧中的“我”也会变成你和他。在这个过程中,你、我和他一起感受到了语言的狂欢。

在该剧的最后一段,汉德克写道,“我来到了剧院。我听了这出戏。我大声朗读了这出戏。这出戏是我写的。”

是的,在这个语言的狂欢中,你和我都是演员、导演和观众。我们融入语言,我们成为语言,我们从语言中突破,我们从戏剧角色的暴政中解放出来,我们从语言的枷锁中解放出来,我们完成了自我的解放,我们共同完成了“自责”。

(齐鲁晚报,齐鲁一号记者鲁袁俊)

寻找记者、寻求报道、寻求帮助,各大应用市场下载齐鲁一店应用或搜索微信小程序一店智能站,全省600多名主流媒体记者等着你在线报道!

  • 上一篇:德勤:2019年首三季香港IPO集资额按年跌49%
  • 下一篇:王者荣耀KPL:一诺五杀孙尚香绝地翻盘 AG超玩会3
  • 栏目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