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春辉新闻 >  时事   蔡英文最怕想起的事就是她的“博士论文”
蔡英文最怕想起的事就是她的“博士论文”
   2019-10-23 13:08:54    来源:春辉新闻

蔡班最终宣读了蔡英文的博士论文。媒体对这份报告失去了兴趣,最初的怀疑者保持沉默。这篇论文的争论不是关于博士学位的真实性,而是关于蔡英文的学术人格。

从论文被质疑的时候起,蔡英文就应该知道,直接提交论文会害死她。然而,她只是从外部反击,这充满了怀疑。从学术角度来看,这是一种非常奇怪的做法。由于学术地位是以作品为基础的,学术工作者希望在获得博士学位后广泛传播论文,这样他们就不会被后者没收和发表,甚至被误认为剽窃。那些不希望别人阅读甚至阻止论文的人通常是因为论文质量差,甚至是剽窃。

蔡英文经常用间接证据搪塞。恐怕根本原因在于论文的质量。自从进入政界以来,她给人以国际经济贸易法人才的形象。因此,她的论文质量差意味着这些图像可能都是幻像。那一年,她违反兼职规定辞去政府教师职务,有关她的律师资格不是以考试为基础的各种批评将被逐一审查,甚至她的形象也会瓦解。

所有这一切都是可以容忍的,这是不能容忍的?因此,在拒绝提交论文的前提下,蔡英文阵营以伦敦政治经济学院和政治大学的名义认可了该论文。然而,台湾大学参与抄袭论文和美国常春藤盟校接受不合格学生的事件,说明精英大学仍然存在检查失败的问题。学术质量是个人的事,个人对自己的事业负责。他们不能也不应该认可学校的声誉。

国民党执政期间任命的刘郑铁大法官的介入,更是一次典型的舆论行动,在这次行动中,犯罪人故意转变为受害者。在这样一个党执政的时代,更不用说三级三审了,人事的任命往往是由部门领导或上级决定的。然而,蔡英文在聘用过程中,没有外界的评论,也没有其他系的教授读过论文,这只取决于刘法官的态度……遗憾的是,蔡英文忘记了自己也是助理制度的受益者,当初回到台湾时得到了法律界前辈和李登辉的祝福,但现在她改变了自己,高举着改造正义的旗帜,严厉地谴责它。民进党利用这种痛苦,把赢得选票和权力变成了自己的悲哀。

更令人悲伤的是,蔡英文对老人的记忆,他在35年前度过了一段很晚的时光,并欣赏了一个仍然是绿色的年轻女孩。这使得知识蓝在大陆人忧郁的背景下说话时不得不选择沉默。是的,当这位7-80岁的老党员仍然主宰着党的最高官员的职位时,怎么能指望那些与蔡英文有着同事友谊的人忘记他们的记忆,告别过去,从现在起,坚定地站在台湾海峡两岸呢?

白色恐怖的记忆照亮了返校教室苍白的墙壁。女主人公问,“你忘记了还是害怕记起来?”也许蔡英文最害怕的是她的博士论文。(作者周蔡赟是袁泽大学信息管理系教授,最初发表在《台湾时报电子期刊》上)

  • 上一篇:「三甲复审快讯」山东省立医院院长赵家军到急救中心调研
  • 下一篇:*ST津滨10月14日盘中跌停